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重出江湖之纵横天下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亢龙有悔,盈不可久。——《射雕英雄传》
查看: 1502|回复: 0

重出风云之运镖 [原创] 作者:紫色幽莲

[复制链接]

707

主题

774

帖子

36万

积分

管理员

江湖百晓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68315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5-3-26 14: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重出风云之运镖

                                   一
    秋日,午后的阳光如细雨般漫不经心。温和的风吹在脸上,就像是美丽而温柔的的女人在轻轻地抚摸。驿道上赶路的那队人马,头上戴了宽边的斗笠,额头却是汗珠密布。通往大理城阳宗镇的驿道,蜿蜒崎岖,两边多是茂密的丛林。大家都知道,类似这种地方,历来是劫匪毛贼出没之地。深不可测的树林,既利于盗贼伏击,也方便他们失手时“扯呼”。
    这队人马的队首竖着一面青色镖旗,上有古篆的两个大字“福威”。这面镖旗代表的便是誉为江湖第一大镖局的“福威”镖局。四十年前,武功盖世的林图远创立此镖局,走镖大大小小无数次,竟无一失手。四十年后再传于孙辈林震西。
    这林震西武功奇高,喜欢结交绿林豪杰,行事讲究江湖道义,深得大家敬重。因此就在他的镖局,大大小小搜罗了几十个武功高强的江湖高手,每天为他拼血流汗终不悔。
     一日,镖局又迎来一单大买卖,负责运这趟镖的是在江湖中号称夺命追魂的小慈云及他的兄长凤栖梧、姐姐紫荷。
    那日的清早,和往常一样,他们稍一打点后,在趟子手们:“福~~~威~~~天~~~下~~、畅~~~~通~~~~无~~~~~阻~~~~”的喊叫声中出发了。
    总镖头小慈云,约二十八岁,身材颀长,丰神俊明,玉树临风。他身背祖传的真武剑,威风凛凛,骑青骢马走在镖队前列。身后的众多趟子手井然有序的跟着。大家手持钢刀,留神戒备,队形始终保持不变。沿路只听到轰隆的车轮声和踢踏的马蹄响,以及趟子手时不时迎空击出的一个个响鞭。
    紫荷骑着火红的枣红马走在队伍的中间,素染天香笛握在手上,美丽的双眼警惕的注视着队伍四周的动静。
    忽听得有人大叫道:“总镖头!”小慈云回头一看,只见趟子手陈七正急冲冲地从镖队末赶上来,对着小慈云道:“老大不见了。”
      小慈云心中一凛,手上缰绳略一用力,青骢马已掉转马头。高声命令众人道:
   “大伙原地歇息,小心戒备。”策马便朝镖队尾部奔去。
    此次福威镖局的镖队,共八辆大镖车,每辆镖车上一口黑色大镖箱。护镖的大小镖师、趟子手高达百人之多,队伍蔚为壮观。明眼人一看即知,福威镖局已是精锐尽出。足见这趟镖份量不轻。
    小慈云习惯走在镖队的前面,其姐姐紫荷心细如发,居中前后策应。镖队末尾通常便是兄长凤栖梧。
    凤栖梧不骑马,一贯坐车。因为总在镖尾押后的缘故,骑马除非倒骑,否则观察后方太不方便,凤栖梧便养成了坐车的习惯。他稳坐在一辆敞篷小马车上,背对镖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以防劫匪从后偷袭。
    凤栖梧刚过而立之年,老成稳重,功夫不弱。尤其是他的太级剑法之连字决那“连环七杀”剑法已是炉火纯青,寻常人等根本上不了他的手,否则也不会让他担此大任。如今这凤栖梧竟然不见了,连示警的响箭也未发出,真是匪夷所思。
    小慈云沉声对陈七道:“你守在这里,我往回去看看。”
    说罢小慈云策马沿路搜寻,半个时辰过去,驿道上仍是冷冷清清,哪有一个人影。
    小慈云望见路旁一棵大树,平空而起,高耸入云。手便往马鞍上一拍,身形拔起,宛若一只蝙蝠飞上了树顶。放眼四望,一片茫茫林海,除了自己的镖队,并无半点人迹。
    小慈云稳立枝头,气沉丹田,缓缓说道:“福威镖局小慈云,路过宝地。不知何方高人在此,能否现身相见,在下深表荣幸。”
    声音不大,几里外的镖局众人听得清清楚楚,如在耳边。但四周一片寂静,只传来一阵山谷回响,没有其他反应。小慈云无奈,拔马返回。其姐姐紫荷已迎了上来,焦急地问道:“有何发现?”。
    小慈云摇头道:“并无任何痕迹。此事大为诡异。”
    紫荷道:“我分出两队人马,进密林中搜寻,也均告无功而返。”
    小慈云无奈道:“如今天色已晚,我们先赶到前面大理城郊的五华楼,再做打算。”
    言罢,高声吩咐镖队道:“白二、陈七押后,大伙快马加鞭直奔五华楼,沿路不可停留。”
    别看保镖这行当,看似风光,来钱又快,可过的都是刀头舔血的日子。风里来,雨里去,餐风露宿不说,还常常需要应付那些蠢蠢欲动的蟊贼。每次的战斗,不管大小,大家都不敢怠慢。可象这样无缘无故损失一员大将的情况还重来没遇到过。
    大家一路无话,都沉默着且更加机警,步伐也加快,直往五华楼赶。
   
                               二
    一大队人马走不到十里,忽见前面路上立着一个蒙面少女,身着翠柳鹦鹉服,手执银索,她在这荒僻的地区显得异常安静而自然,身边并没代步的东西。
    紫荷策马接近小慈云道:“弟弟,那女的出现得蹊跷,这荒山野岭的,人家都少得可怜,怎会有女子孤身在此?”紫荷向小慈云道:“你觉得如何?”
   “到了再说!”小慈云回道。
    车队快要接近了,紫荷忽然一怔,忖道:“那不是偶的结拜妹妹——西索么?怎跑这里来了?”心念中,车已经到了跟前。车把式一看道路中心被阻,不得不把车辆停了下来。只见那蒙面少女闪动着一对灵动的大眼睛一声娇喝:“要命的滚开!姑奶奶劫镖来了!”
   “劫镖?”小慈云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来劫镖?小心我挑烂你的靓衫,你紫荷姐姐又要费神帮你弄了。。”
    西索咬唇顿足,“哼”的一声:“讨厌啦!你又来嘲笑我,看我不把你切了一块一块去喂狗!”银索随身起,直向小慈云逼去。
    小慈云一声:“来得好!”立即挺剑还击。
    西索挥鞭在先,银索鞭花闪烁,银晃晃的缠绕着真武剑,唰唰之声顿时响彻山谷。两人拆了数十招,似乎是你来我往,不相上下;只是西索此时红润的脸颊涨得通红,额头香汗更是滴珠连连,而小慈云始终是笑著脸,轻轻松松地过招。
    西索心中一急,倏地转了个圈,手腕一抖,银索突然转了向,三道寒芒分向少年上、中、下三盘扫去。
   “好!”小慈云一声轻叱,真武剑剑光一闪,长虹经天般朝三道光环削去,只听得「锵铛啷」声响,西索的银索立即被直削下来的剑光震开。
    小慈云得意地抬头一望,却见西索嘟著嘴,蹙眉含怒地白了一眼,不禁悚然一惊,立即收回真武剑。
    就这会功夫,西索目光一亮,银索突而抖出两道诡异的弧形,卷向小慈云手中的真武剑。「铛」的一声,小慈云的真武剑应声落地。
    小慈云不禁耸了耸肩膀,两手一摊道:“好吧!算你嬴。”
     闻此言,西索银铃般笑道:“输了就输了,什么算我嬴?心不甘情不愿的,哼!”狡狯地扮了个鬼脸,蹦蹦跳跳地来到始终微笑着看着他们的紫荷面前,亲昵地拉著她的手臂,娇声道:“姐姐,这次我总算嬴了吧?该奖励我什么呢? ”紫荷哈哈笑道:“好啊!小丫头,两个月不见,真是越来越调皮了,连你慈云哥都欺负?”
    西索待要分辩,背后忽而传来中年男子的说话声:“这丫头,功夫没半点长进,倒是练就了不少欺负人的把戏。”转身一看,却见先前失踪的凤栖梧含笑地走了过来。
    大家疑惑的看看西索又看看凤栖梧,都想从他俩的脸上找出答案。
   “蓝哥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知道不知道,你可让大伙儿担心死了。。。。”还是紫荷忍耐不住,首先发难。
   “ 还不是这丫头搞的鬼,不知道啥时候藏身在车里,半路点了我的穴位,还把我虏到了她的银索冥界总舵,幸好她功力不深,喏,一解了穴,我就尾随着她来了。”
   “啊。。。”西索一副得意的模样,拍手道:“蓝哥哥所言差矣!所谓『兵不厌诈』,施点小手法,看看你们的防御能力如何,有何不可?如果真有人来劫镖,你看你们这些最敬爱的哥哥姐姐们即便是有十个保命也没用。慈云哥哥,你说是不是?”说著向小慈云眨眨眼,绽露出妩媚的笑容。
    小慈云见到西索的俏皮模样,心中一片酥软,笑道:“西索妹妹怎么说怎么是,我不敢有意见。不过下次可不能再胡闹了,正事可是耽误不得的。”
   “好了,好了,索索,闹够了我们可要赶路了,天色将晚,这里又是强盗长期出没的地方,大家还是尽快往前赶,到了五华楼再说话吧。”紫荷收起她的天香笛道。
   “索索,你跟我骑枣红马,蓝哥哥,你还是押后,我们继续赶路吧”紫荷一边吩咐,一边扯起西索跃上马,俩姐妹唧唧喳喳的撒下一路欢声笑语。

                                   三
    说话间,前面出现一条石板古道,两边树木苍翠,西面是绵延不绝的大山,南面是一望无际的西双版纳大森林,路边有花有草,林中有虫有鸟。这样的日子这样的风景,有谁不奢望有谁不向往。
   然而,这样的日子却最适合杀人。
   这样的阳光这样的风,血干得快。
    经过刚才西索姑娘的一阵折腾,大家一改原来的焦虑,逐渐放松心情,一路上有说有笑心情舒畅。心想着过了这古道就快到五华楼了,那美味的佳肴,飘香的美酒,每时每刻都在考验着大家的神经。一路的颠簸劳累,仿佛已烟消云散。。。。
    风依然是那么温和,车队依然在这美丽的山道上行驶着,马上的人依然在说笑。
    小慈云猛然看见旁边的树林中人影一闪,不由的一阵惊呼:“兄弟们打起点精神,前边的情形好象不对。“
    队未的凤栖梧传话过来,有人影在后面晃动。小慈云向后挥了挥手,对着旁边的紫荷和西索说道:“这里地势这么险恶,是强人经常出没的地方,两位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呀,上回我就差点栽在这里了。”
    镖队全体人立即警觉起来,警惕的注视着那些人影。  
    四周的确有人,而且有很多人。
   突然几条黑影窜了出来!为首者大喝道:
    此山是我开,
    此树是我栽;
      要想从此过,
    留下买路财!
    大家定眼一看带头的劫匪,生的贼眉鼠眼,面如桔皮,还留着一小撮鼠须,身高仅三尺许,宛如猴状,身后跟着俩一个黑如锅底,奇丑无比,让人不想再看第二眼;一个肥头大耳,腹圆如鼓,手脚短粗,令人发笑。
    小慈云显得极为镇静,扬鞭策马一直走到劫匪们跟前向那群劫匪看了一眼,也只是那么很随意地扫了一眼。“在下小慈云,福威镖局的总镖头,这镖队是福威镖局的,希望阁下让道。”
   “把你们的货留下,带上你们的脑袋,滚开吧!”为首的耗子脸喝道,听他说话的口气,像是很习惯地分咐手下人做事一样,充满威严与自信。他忽然伸手抓住运镖马车前那马的头用力地向下按去,那马奋力地挣扎,想努力地把头抬起来。“砰”,那匹强壮的马竟一下被他按扒在地上。后面的车也随着向前翻去。
    赶车的趟子手竟从车上翻滚下来,所有的劫匪都大笑起来,像在为他们的大哥叫好,又像在笑赶车人的愚笨。那耗子脸当然笑得更为厉害。他笑的时候,整个五官在他那张本就阴险的脸上扭曲开来,显得更为阴森可怕。
    小慈云、凤栖梧、紫荷、西索此时迅速散开护着车队人马,盯着劫匪,看他们如何动作。那耗子脸似乎有点吃惊,仿佛不相信他们几个没有抱头鼠窜。“我只要你们的货,不要你们的脑袋,难道你们没听清梦?”那口气就像是别人乞求着非要送给他,而他只是很勉强的接受一样。不要别人的脑袋,仿佛已给了别人莫大的恩惠,而别人只有感激只有把他当佛拜起来才对。
    “我们在,车队就在,废话少说!”小慈云提剑迎了上去。
     耗子脸一楞,继而大笑。“我本不想在这美丽的天气里杀人,但这实在不能怪我。”说罢上身往左侧一拧,一招「乌龙摆尾」,右手盘古剑反手向小慈云的身体挥去,小慈云使出「洛河清波」,犹如在水面滑行一般,身形晃了开去。小慈云使出薇安剑法中的「爱的力量」,剑光霍霍斩向耗子脸!迅即一转又使出薇安剑法中的最高境界[相思无用],脑中突然想起了倩影,手中的真武剑化作长虹闪电般的击向耗子脸!
    倩影一现,消失....
真武剑剑光消失,小慈云突然手中又一亮!
相思无用第一式:江山一剑!
真武剑剑光消失,小慈云突然手中又一亮!
相思无用第二式:海天一剑!
真武剑剑光消失,小慈云突然手中又一亮!
相思无用第三式:君子一剑!
真武剑剑光消失,小慈云突然手中又一亮!
相思无用第四式:淑女一剑!
真武剑剑光消失,小慈云突然手中又一亮!
相思无用第五式:秋水一剑!
真武剑剑光消失,小慈云突然手中又一亮!
相思无用第六式:相思一剑!
真武剑剑光消失,小慈云突然手中又一亮!
相思无用第七式:无用一剑!
真武剑剑光消失,小慈云突然手中又一亮!
相思无用最后一式:倩影一剑!
    唰唰七剑封住耗子脸动弹不得。
    这厢打的欢,那边也没闲着,三位大将缠住其余的劫匪也开打起来,只见紫荷嫣然一笑,暗运真气,身体飞速旋转着,划成了一条美丽的圆弧,软若无骨的骄躯如桂花一般洒向天空。瞬时把黑锅脸围个水泄不通!黑锅脸不由一楞,呆在那没了思想。那肥头大青蛙急忙挥舞齐眉棍往紫荷扫过去为他解围。紫荷一招「起舞弄清影」,长袖翻飞,躲过肥头大青蛙这一招。紧接着,紫荷使一式「海天一线」,手中素染天香笛嗡嗡微振,幻成一条疾光刺向黑锅脸的身体,再凝神息气,手腕疾抖,挽出千万朵剑花,铺天盖地飞向肥头大青蛙,好一招「怒剑狂花」使肥头大青蛙难断虚实,无可躲避。
上一朵剑花!
    紫荷手中素染天香笛锵啷啷长吟一声,一式「咫尺天涯」,一道剑光飞向肥头大青蛙的身体
下一朵剑花!!
    紫荷手中素染天香笛斜指苍天,剑芒吞吐,一式「九弧震日」,对准肥头大青蛙的的身体斜斜击出
最后一朵剑花!!!
    紫荷一式「天河倒泻」,素染天香笛飞斩盘旋,如疾电般射向肥头大青蛙的胸口
    肥头大青蛙脚下一个不稳,跌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西索的银鞭利索的扫完了喽啰们,回身一转鞭未缠住了刚清醒过来的黑锅脸,银索刷刷抽着,紫荷抓住机会使出天羽奇剑中的绝招「天羽狂舞」,一招连环七剑,闪电般向黑锅脸攻出第一剑!
    紫荷手中剑锵啷啷长吟一声,一式「咫尺天涯」,一道剑光飞向黑锅脸的身体
第二剑!
   紫荷一式「天河倒泻」,素染天香笛飞斩盘旋,如疾电般射向黑锅脸的胸口
第三剑!
   可是黑锅脸看破了紫荷的招式,躲了过去!
第四剑!
   紫荷一式「怒剑狂花」,手中素染天香笛舞出无数剑花,使黑锅脸难断虚实,无可躲避
第五剑!
   可是黑锅脸看破了紫荷的招式,躲了过去!
第六剑!
   紫荷手中素染天香笛一抖,一招「日在九天」,斜斜一剑反腕撩出,攻向黑锅脸的身体
第七剑
   紫荷一式「天外飞仙」,素染天香笛突然从天而降,一片金光围掠黑锅脸全身最后一剑!
瞬间
一道生死符打中黑锅脸的身上, 黑锅脸只觉得伤口一冷!

一道生死符打中黑锅脸的身上, 黑锅脸只觉得伤口一冷!

一道生死符打中黑锅脸的身上, 黑锅脸只觉得伤口一冷!

黑锅脸恼怒着挥舞阿拉伯弯刀朝紫荷的脑袋砍去。紫荷一招「扫尽浮云风不定」,身形微晃,有惊无险地避开了黑锅脸这一招。
    这时,西索的银鞭又跟了过来,如蛟龙惊鸿一般,仿似有灵性似的,挨次抽在黑锅脸的身上。黑锅脸有些吃不住,连连后退两步,西索手腕一晃,银索“锵”的缠住了阿拉伯弯刀,只听“啪”的一声,阿拉伯弯刀掉落地上。黑锅脸恼羞成怒,转身飞出四只飞镖,紫荷身形一晃,纤腰一扭,一招「星河鹭起」,弹地而起。西索则身子向后一翻,一招「缥渺孤鸿影」,后荡而起,掠向一旁。双双避开。
  “竟然使暗器,哼!”紫荷娇喝道,并起二指,凌空虚点,左手一扬使出「柳亭簪花」,纤腰一摆,陡然滑出数尺,右手顺着再来势一招「桃坟扑蝶」,指风直奔黑锅脸的周身大穴,凌厉指风将黑锅脸逼得连退几步。 黑锅脸只觉一阵剧痛,闷哼了一声,嘴角渗出几丝血丝。脚下一个不稳,跌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凤栖梧此时也加入耗子脸战斗且使出太极剑法「缠」字诀,连递数个虚招扰乱耗子脸的攻势。结果耗子脸被凤栖梧攻了个措手不及!凤栖梧再乘势使出太极剑的连环七剑刺向耗子脸的身体。耗子脸遭此重创,差点败下阵来。但是江湖第一恶人的虚名可不是信手拈造的,只见他稍一提气,剑花围着两镖师铺天盖地地压了下来,刹那间,天空变得一片黑暗。
  小慈云一个[鹞子翻身],向后纵出数丈之远,避开了耗子脸的凌厉攻势。收起真武剑深吸一口气,朝耗子脸大叫一声[英雄三式]!
-------------狄龙降龙!
  小慈云一招[行尸走肉] 踢出一脚。这一脚发出时恍恍惚惚,隐隐约约,若有若无的踢向耗子脸。
-------------------子胥举鼎!
  小慈云一招[废寝忘食] 脚下虚浮,有如几天不吃不睡后的脚步朗舱的袭到耗子脸的身旁,左掌右拳攻向耗子脸的身体。
第二道毒气扫中耗子脸的左身!
-------------------------鲁达拔柳!
    小慈云双掌平托,一招 [庸人自扰] 没精打采的拍向耗子脸的身体.
最后一道毒气扫中耗子脸的上身!
    耗子脸踉跄倒退一步,攻势缓了下来,凤栖梧跨步向前,一招「黄蜂入洞」,剑自上而下划出一个大弧,平平地追着耗子脸的身体刺去。耗子脸躲闪不及,被刺中左胸,鲜血喷射而出。
  紫荷和西索也从耗子脸后面欺身进攻,围住耗子脸,耗子脸一看大势已去,恨恨道:“风紧,兄弟们,扯乎!!”
  腾起一股浓烟,逃遁而去。。。。。
  风依然温和,阳光也同样美丽!只是这美丽是建立在红色的基础上。

                               四

  第二天清晨,镖队到达目的地阳宗镇,迎着趟子手有力的吆喝声:燕——雄——京——兆——。我——武——维——扬 ,走来一位大腹便便商人打扮的胖汉,笑嘻嘻的看着运镖队伍过来,原来他就是委托护送这趟镖的主人。
   小慈云忙招呼着趟子手将镖车赶了过去,向胖汉做了一个揖,说道:“幸不辱命!”
    运镖终于结束,大家总算舒了一口气。
    这是福威镖局所保的无数趟镖中的其中一次劫劫。参加拦劫的绿林好汉第二天在江湖上放出了话,他要卷土重来,凡是福威镖局的镖,不管大小,他是劫定了,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这是后话。。。。。
      
                                  完成于二00四年四月二十五日午后

好累啊,大家看了不要扔鸡蛋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重出江湖之纵横天下

GMT+8, 2024-4-19 21:20 , Processed in 0.093838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